第774章
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
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,要看书在线收听!
时光荏苒。
天气渐渐转凉,转眼就入冬了。
南颂结束了《两生花》剧组的拍摄,又马不停蹄地回归公司,忙起了“莫失莫忘”项目的第二期系列。
言渊那边,在苏音和云海等人的悉心照护下,恢复得很快,已经开始做复健,尝试着下地走动了。
南颂忙到飞起,一直没什么时间去看他。
“差不多就是这些,你们把刚才我说的汇总一下,通知给各部门吧。”
喻嘉航和喻泽宇合上笔记本,齐齐应是,就退了出去。
又熬了个大夜,南颂困顿得很,神情充满疲惫。
看着堆叠如山的工作,想睡也没的睡。
喝一口咖啡提提神,南颂将披在身后的头发随手挽了几道,想用东西簪起来,打开抽屉,入目就是那支木簪。
她看着,目光微顿。
这支木簪,好像总能出现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,不经意间就能看到。
经过这几个月,木簪的颜色好像又深了几许,透出岁月的痕迹。
现在瞧着,倒真像是经历过时代变迁的古董了。
南颂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,拿起那支木簪将头发插住,牢牢地束在了脑后。
工作片刻,敲门声响起。
何照过来禀告:“南总,傅总来了。”
傅彧?
南颂抬了下头,淡淡道:“让他进来吧。”
“大美人,有没有想我啊?”
傅彧走进喻氏的时候,引来了一群少女的围观,毕竟帅是真帅,而且时隔半年,傅少的气质成熟了许多。
然而一在南颂面前露面,就还是那一副吊儿郎当的浪荡公子模样。
南颂在他面前也收起在别人面前的世故圆滑,直截了当地告诉他——“不想。”
“啧,真够无情的,好歹骗一骗我啊。”
傅彧笑着凑上来,将手里的花递了上去,“喏,给你的。”
南颂偏头瞧了一眼,“我又不是你妈,送我康乃馨干嘛?”
见面送女人康乃馨的,除了傅彧能干出这种事,恐怕也只有喻……晋文这种钢铁直男了。
傅彧长腿一偏,靠在南颂的办公桌上,“本来是要去医院看望病人的,后来觉得没必要,就给你带来了。”
南颂一听就明白了,“你去中医馆看言渊了?”
花既然拿来了就不能随意丢弃,南颂一向是爱花之人,起身将花瓶里的水重新换上,将花插了进去。
她随手取了一把小剪刀,对着花的枝叶开始修剪,养在骨子里的插花技能开始上线。
傅彧情绪并不高涨,幽幽道:“也不用我去探望了,我看苏音将人照顾得挺好的,就差亲手端屎端尿了。”
这话口气不对。
南颂从花上抬了下头,觑了傅彧一眼,“怎么,吃醋了?”
傅彧猛地瞪起眼睛,“谁、谁、谁吃醋了?这个词能不随便乱用吗?”
反应这么强烈,还说不是吃醋。
南颂看着把醋意都写在脸上的傅彧,白了他一眼,懒得搭理他,继续修剪花枝。
“我真没吃醋!”
傅彧梗着脖子道:“苏音又不是我女朋友,我吃什么醋啊,她爱照顾谁就照顾谁呗。”
南颂点点头,“嗯,这话说的不错。不然我都要以为你和苏音有了什么关系呢。”
这句话不知怎么的,乍一听没什么问题,可就像是有根刺,扎得慌。
“你说现在这些小女生,品味都好奇怪,为什么会喜欢歪果仁呢?”
“纠正你一下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