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02章
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
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,要看书在线收听!
是他。
真的是他。
他没死,他还活着。
鼻头突然有点酸,眼泪,猝不及防地落下来。
喻晋文听到南颂唤出他名字的时候,心就狠狠震动了一下,看到她流泪,心就更疼的慌。
即使做足了心理建设,可真的面对面出现在她面前,看到她的模样,与她近在咫尺地这样看着,还是令他像做梦一般。
“别哭。”
他眼睛泛上红色,抬起手,想帮她把眼泪擦干,可这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,怎么也收不完。
上次看到她这样哭是什么时候,他都快忘了。
应该说印象中,他很少看到她哭。
他不知道,在他“死”掉的时候,南颂为他痛哭流涕过,眼泪都快流干了。
南颂久久不说话,就这样瞪着他,任由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淌,她都感觉不到自己在哭,直到他的手,触碰到她的脸。
带着温度的指尖,轻柔地拂去她脸上的泪。
可她还是不敢相信,他就这么回来了。
她也抬起手,摸向他的脸,触到他脸上的温度,鼻子又是一酸,“喻…晋…文。”
南颂又喊了一遍他的名字。
喻晋文:“哎。”
他应。
“你…没…死啊。”
喉咙几乎失声,嗓音艰涩而沙哑,字断断续续地往外蹦。
“没有。”
喻晋文眼睛湿润,对她笑着,“我没死。”
“你没死!”
南颂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,与此同时,也猛地抱住了他!
“当心你的胳膊……”
喻晋文下意识地提醒。
南颂断喝一声,“你闭嘴!别说话!”
“……”
好,他闭嘴。
喻晋文不敢说话了,由她这么抱着,却又怕弄到她刚刚缝合起来的伤口,手小心翼翼地抬起来,落在她背上,轻轻拍了两下。
像是对小孩子那样的安抚,又像是对待一件稀世珍贵的瓷器,动作轻柔的生怕弄碎了。
沉默的空气在周围流动着。
他不说话,她又不满足了。
“你说话……随便说点什么……”南颂靠在他的肩头,闻到他身上熟悉的木质香,只觉得一颗颤抖的心莫名安定了下来。
喻晋文手上的动作一顿,像是微微叹了口气,他磁性喑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,“好久不见啊,小颂。”
是啊,好久不见。
南颂顿了两秒,手紧紧抓着他,头垂下,张口就在他肩膀上狠狠咬了一口。
喻晋文疼得闷哼一声,却并没有反抗,而是皱眉,由着她肆意发泄。
也只有这样清晰的痛楚,才能让他清楚地意识到,这不是在做梦。
他真的回来了,回到了她的身边。
走廊上,传来低低的哭声。
不远处,站着一道肃穆而萧瑟的身影。
言渊浅灰色的眼眸,定定地看着长椅处抱在一起的两个人,南颂的脸深深埋在喻晋文的肩窝处,哭得像个孩子。
他又来晚了一步吗?
不知过了多久,言渊才朝他们走了过去,“这里不宜久留,先回玫瑰园吧。”
*
回玫瑰园的路上,言渊亲自开着车。
前前后后,共有十辆相同的防弹车,浩浩荡荡地开在路上,形成一道极为壮观的景色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