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36章
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
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,要看书在线收听!
    南颂心里确实不爽,也的确想扑过去挠大哥两下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她不敢。

    虽然有时候大哥的一些做法非常具备封建大家长的做派,但他们还从未揭竿起义反抗过。

    既没那个胆子,也没那个实力,打是打不赢的。

    她扁扁嘴,“这事跟喻晋文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洛君珩湛蓝色的眼眸微微凝缩,烟雾缭绕间,他眼尾缓缓化开一抹疏冷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那位前夫,到现在也没有碰过面。

    未曾见过的人,我不予评价,但早晚有见面的一天,你让他小心些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大哥讲话慢吞吞的,然而言语中的压迫感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南颂怔怔地看着洛君珩,不知他是何意。

    其他哥哥们则是随着大哥的话音不由自主地站直了身体,在心里都替喻晋文捏一把汗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关都好过,甚至连妈妈和小爸那关也不是那么难过,大哥这里的关卡才是最难的,可没那么容易把妹妹交托出去。

    夜深了,玫瑰园今晚却是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就是这些了,后面我能想到什么再跟你们说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洛茵交代完事情,有些疲倦地打了个哈欠,看了一眼时间,到了她必须入睡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减缓衰老的关键一步就是——拒绝熬夜!

    她站起身,往外看了一眼,见丈夫跟老爷子还坐在门口聊着,爷俩神情严肃得很,她也不过去打扰。

    反正回来了,来日方长,有的是时间联络感情。

    “我要睡觉了,你们自便吧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洛茵漂亮的手一挥,赵管家早已布置好了客房,几个爹们却不着急歇息,难得聚一回,当然要喝美了才行。

    但他们也不敢打扰洛茵女士睡觉,玫瑰园主楼隔音效果非常不好,他们从侧门走出去,到玻璃花房去,边赏花边喝酒。

    门口的台阶上,南宁松和南三财坐在那里,聊了许久。

    当初因着种种原因,南宁松背离家门,带着妻女到南城创业,跟老爷子的关系一直没有修复过来,心中也一直存在着一个结。

    父子之间的缘分,全靠洛茵和南颂这母女俩从中维系着。

    “你啊,从小就跟你那俩不争气的弟弟不一样,有能力,也有魄力,说到底,是我耽误了你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南三财叼着烟斗,深深叹口气,“还差点,让那俩混蛋玩意儿害了你。

    你从未欠过南家什么,是南家欠了你的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南宁松望着无边夜色,淡淡道:“一家人,说什么欠不欠的。

    我这一身本事,也是您教的啊。

    至于宁柏和宁竹两个,我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“他们已然尝到了做错事的后果,付出了代价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南三财道:“你要是觉得不够,你想怎么处置他们都可以,我不管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南宁松没说话,想起幼时他们兄弟三人跟着父亲学艺的时候,他因为雕不好东西被父亲罚跪院中,刻的满手是血也不曾停下。

    南宁柏和南宁竹却可以在一旁玩耍、奚落他,彼时觉得父亲偏心,可长大后才知道,父亲的确是“偏心”。

    玉雕界,传授技艺向来不看血缘,看重的是师承。

    换言之,徒弟比儿子的分量更重。

    想明白了这些,过往的那些伤痛,便不觉得有什么接受不了的了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