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63章
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
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,要看书在线收听!
    傅彧指着一黑一白两匹改良马道:“这是我家老爷子特意命我过来送给二位的见面礼,他知道你们回来了,非常高兴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南宁松走过去抚了抚白马的头,白马一开始还很抗拒,后来他嘴里叽里咕噜不知道说了什么,跟口~技似的,很快就让白马温驯下来,还往他手心拱了拱,傅彧看到这一画面,都惊呆了,“南叔,您会说马语啊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“何止马语,我老公什么兽语都会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洛茵将手搭在南宁松身上,一脸骄傲,“不然这几年我们在岛上是怎么过的,全靠他跟小动物交流了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“好厉害。

    ”傅彧看向南宁松满脸崇拜,完全是星星眼。

    众人从马厩一人挑了一匹马,拉出去遛一遛。

    洛茵和南宁松牵着一黑一白两匹马出去了,南颂挑了一匹小红马,喻晋文也挑了一匹红棕色的汗血马,颜色非常匹配。

    傅彧有自己专门的坐骑,回头一看苏音还在战战兢兢地和马儿打着招呼,试探性地伸手去摸马的脑袋。

    然而刚一摸到马儿的脑袋,马儿就抬起了前蹄,做出要踢人的架势,惊得苏音后退一大步,身体往后倒去,被人一把接住了。

    “小心。

    ”傅彧将她扶稳,苏音回头,惊恐的眼神落在他眼睛里,如同受惊的小鹿一般。

    那灵动而胆怯的小模样,让傅彧心尖猛地一颤。

    苏音又吓了一跳,忙从他怀里跳了出去,“对、对不起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傅彧怀里一空,看着苏音警惕又疏离的神情,心莫名一格,勉强扯了丝笑,“怎么现在见到哥哥,这么害怕?怕我吃了你不成?”

    苏音低着头,越过他就要往外走,身后传来一声轻喊,“音音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像是有什么魔力,她的脚步倏然顿住。

    傅彧有些无力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,“不管你信不信,我从没想过伤害你。

    若是真的伤到了你,哥哥跟你道歉好吗?”

    苏音心头一酸,狠狠咬了咬唇,攥紧手,像是给自己鼓足勇气,而后转头,露出一抹淡淡笑意。

    “傅叔叔,你不用跟我道歉。

    以前是我不懂事,总没脸没皮地缠着你。

    现在我懂事了,以后不会再缠着你了,你是我的长辈嘛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她又笑了一下,可那笑容落在傅彧眼里,如同针扎一般,刺着他的心。

    那个阳光明媚、没心没肺的小姑娘,去哪了?

    —

    落日余晖下,洛茵和南宁松骑着马,并肩前行。

    两个人脸上带着笑意,画面美好而祥和。

    喻晋文看着他们,一脸歆羡,对南颂道:“你看洛姨和南叔,多么幸福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南颂骑在小红马上,用手遮阳,道:“幸福是幸福,但是也够秀的。

    你在岛上吃狗粮还没吃够吗?我一般都选择无视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喻晋文忍不住地笑,偏头看着南颂,“我只是觉得,我们也可以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南颂怔了下,旋即用手捂住了半边脸。

    可以个毛毛!

    看着她害羞的样子,喻晋文还想再说点什么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是喻泽宇打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刚接通,喻泽宇颇为气愤的声音就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大哥,卓月不知道从哪听说你没死,过来闹了一出,然后不知怎么就倒在地上了,进了医院,还非说姑姑蓄意伤害她肚子里的孩子,姑姑刚刚被警方带走了……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