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95章
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
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,要看书在线收听!
    傅彧信誓旦旦地给他支招,“我跟你说,这男人跟女人对待感情的态度不一样。

    都说什么‘男追女隔座山,女追男隔层纱’,纯属放屁,面对不喜欢没感觉的女人,就算她再怎么舔你你也看不上。

    可是女人就不一样了,只要她对你有一丁点好感,又没有把话说死,你就大胆地追就行,豁出脸皮去,总有追上的一天,明白乎?”

    喻晋文对他的这番话不予赞同,“这也得分人吧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“是分人,但大概率差不多。

    小颂她再强,本质上不还是个女人么。

    你再弱,不也是个男人么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喻晋文一拳捣过去,“说谁弱!”

    “我弱我弱……”傅彧疼得捂住肩膀,秒怂。

    喻晋文消化了一下傅彧的话,“行吧,权且试试,死马当活马医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“嗯,这就对了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傅彧揉了揉被打痛的肩膀,觉得不对劲,“欸,你说谁是死马?老子活着呢好吗?”

    喻晋文走到卫生间门口,停下来,回头瞟他一眼,“你要真有你自己说的那么厉害,早就把苏音哄好了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傅彧被他噎了一下,见他进了浴室,才抢白了一句,“我那是没哄!小屁孩闹别扭而已,有什么好哄的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他又不是真的要跟苏音处对象,只是……

    她不理他,跟她耍别扭,整天闷闷不乐的样子,倒真是让他觉得挺不痛快。

    就好像衣服上总有一根针在那别着,浑身刺挠得很。

    傅彧仰头,又喝下一口闷酒。

    唉,贼难受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古物修复项目二期很快就要完成上市了,南颂和喻晋文从南城返回北城。

    大半年的时间,南颂一直就是这样,两边倒,过着双城生活,也早已跑习惯了,疲惫是肯定的。

    喻晋文一脸心疼地看着她,“真是辛苦你了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南颂坐在头等舱靠窗的位置,刚打完一个哈欠,听到他这句话,眼睫动了动,卷翘的睫毛上还闪动着微微泪花。

    她上下扫视着他,“别光说好听的,你把喻氏收回去,我就不会这么辛苦了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喻晋文摇摇头,“那不行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行?”

    喻晋文道:“喻氏离不开你,我也离不开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空乘人员就走了过来,一进来就被喂了满嘴狗粮,麻了一大半身子。

    又是大型社死现场。

    南颂只能假装不认识这不要脸的男人,戴着口罩把头偏向窗外,看风景。

    想起离家的时候,大哥堵在她房间门口,带着凉意问她,“你究竟打算什么时候把喻晋文带回来见我?”

    “啊?”她支支吾吾,“现在还不到时候吧。

    我们、还没和好呢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洛君珩睥睨她一眼,嘴角不咸不淡地勾起,“行。

    没和好是吧,在见我之前,你们要是敢上~床,我就打断你的腿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南颂看着大哥离去的背影,扒着门框,小声道:“为什么要打断我的?你打断喻晋文的呗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洛君珩头也不回,“我要他的腿干什么,我要他的命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颂禁不住,打了个寒战。

    大哥好凶,喻晋文小命休矣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