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25章
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
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,要看书在线收听!
    丁卯脑细胞不够用了,让两个大聪明帮着一块想想。

    喻晋文和南颂想也没想,异口同声,“没有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没用的默契。

    丁卯将两个手蜷成观音指,对着嘴哈了哈气,朝喻晋文和南颂的后脑勺一人弹了一个脑瓜崩儿,“给我想!”

    屈于后爸和师叔的淫~威,喻晋文和南颂只好勉为其难,冥思苦想。

    喻晋文:“要不叫‘阿卯’?”

    丁卯:“阿猫?我还阿狗呢!”

    喻凤娇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刚刚差点想说这个,幸亏儿子帮她挡了一枪。

    “要不就叫小名吧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南颂转头问喻凤娇:“您知道我师叔的小名叫什么吗?”

    这个喻凤娇还真不知道,“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叫‘桐娃’。

    梧桐树的那个桐。

    ”南颂偏头看了丁卯一眼,丁卯疯狂冲她使眼色,让她别说。

    喻凤娇还真是头一回听说,也看着丁卯,“为什么,有什么讲究吗?”

    丁卯有些心虚地笑道,“没什么讲究,随便叫着玩的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讲究,讲究得很!”

    南颂道:“我听睿哥说,师叔小时候总尿裤子,奶奶就把他的裤衩子挂在梧桐树上晒,他一开始还不好意思,后来奶奶说这样能招来凤凰,他信以为真,后来每次洗完裤头就晒在梧桐树上,弟子们隔着老远都能看见他的裤衩子,后来‘桐娃’的名声就传开了……”

    喻凤娇忍俊不禁,“还有这事呢?”

    “你闭、闭嘴!”丁卯红着脸,瞪着南颂。

    南颂朝他扮了个鬼脸。

    喻晋文也笑得不行,“那可真是巧了,我妈的小名,叫‘凤娃’,正好能凑一对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“凤娃?”

    丁卯一拍掌,“这个好哎!”

    喻凤娇也莫名有些脸红,“不许叫,我都多大年纪了,又不是小娃娃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“咱们返老还童,有什么不好的?”

    丁卯却觉得这样非常好,揽着喻凤娇的肩膀,道:“其实我师娘当年给我取名叫‘桐娃’,还有一个寓意。

    凤栖梧桐,是华夏民族神秘古老的美丽传说,凤凰只在梧桐树上栖息,她说我一定可以把凤凰给招来的。

    瞧,我就是你的梧桐树,你就是我的凤凰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一句话,引的喻凤娇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喻晋文和南颂坐在前面,被麻了大半个身子,却又感动不已。

    或许,缘分这回事,真是天注定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今天是丁卯和喻凤娇领证的大喜日子,喻老爷子一早就下了命令,让全家今天都回老宅,一起庆祝庆祝。

    洛茵和南宁松以及苏睿也在来北城的路上,要过来凑个热闹。

    从民政局回来,一行四人说说笑笑着往家里走,便见老宅门口杵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不是别人,正是沈流书。

    他穿着一身灰色的西装,靠在墙边站着,听到欢声笑语,抬起头来,就见喻凤娇和丁卯并肩走来,脸上挂着幸福盎然的笑容。

    那笑容,让他整个人为之一怔,颤颤巍巍地撑着墙站直身子。

    喻凤娇脸上的笑容,在看到沈流书的那一刻,立时便僵在脸上,迅速消失了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