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章
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
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,要看书在线收听!
喻晋文匆匆赶到公寓之时,卓萱正跪坐在地上捂着脸哭泣。
“萱萱。”
卓萱一看喻晋文来了,如同看到了救星,立马朝他伸开胳膊扑进他怀里,“晋哥,救我!”
喻晋文看到卓萱左半边脸一片通红,神色立马沉冷下来,脸上写满不悦,朝喻凤娇看过去,“妈,你来之前,为什么不跟我打个招呼?”
喻家大小姐喻凤娇女士即使坐在轮椅上,气势也丝毫不输,端的是上位者的姿态,与喻晋文如出一辙的狭长眸子锐利一扫,声调极冷。
“你说离就离又金屋藏娇,跟我打过招呼吗?”
她身上穿着旗袍,腿上搭着一方薄毯,上面的刺绣很是华美精致,是出自南颂的手,她身上的披肩,也是南颂送的。
喻凤娇抬了下手,站在她身后的卫姨当即会意,为她点燃一支烟。
喻晋文眉心一皱,“萱萱身体不好,不要在她面前抽烟。”
“是吗?”
喻凤娇喷出一口烟雾,眼睛往茶几上一瞥,“得了胃癌还能悠哉地喝咖啡,我没瞧出她哪身体不好。倒是小颂有低血糖,也没见你关心过一句。”
又是南颂。
喻晋文檀眸幽深,冷冷道:“我和路南颂已经离婚了,提她没什么意义。”
喻凤娇看着儿子冷峻的眉眼,唇角扬起嘲讽,“瞧我儿子这无情的模样,真是和你爸一模一样。早知道千辛万苦又生出个人渣,我就不该生你。”
提到父亲,喻晋文薄唇紧抿,神情又冷了几分。
“不让谈小颂,那就谈谈你身边这个女人。”
喻凤娇吸一口烟,看着躲在喻晋文怀里哭得梨花带雨的女人,满脸嫌恶,“够了,当着我的面,你装什么装?好的不学,这狐媚男人的本事真是跟你那个没脸没皮的姑姑学了个十成十。方才不还伶牙俐齿地跟我斗嘴吗,这时候怎么蔫了?等着你的男人为你出头?你别忘了,他是我的儿子。”
卓萱咬着嘴唇,心里恨的要死,可不敢表露出分毫,只是泪眼朦胧,凄凄清清地从喻晋文怀里滑跪下去,哀求喻凤娇。
“喻阿姨,我知道您因为和我姑姑之间的纠葛讨厌我,我姑姑当年和沈叔叔,他们是真心相爱的,就如我和晋哥,我们爱了那么多年,当年要不是因为我们家出事,您又……横加阻拦,我也不会出国,更不会跟晋哥分手,我们早就结婚了,说不定这个时候您已经抱上孙子了……”
“呵,你做什么春秋大梦呢。”
喻凤娇实在听不下去,冷冷打断卓萱的话,“我告诉你姓卓的,就算这天下的女人都死了,我儿子孤独终老,我都不会让他娶你进门,听懂了吗?”
这该死的老巫婆!
卓萱咬着牙,恨不得上前掀翻她的轮椅,当年要不是她的强势手段,他们卓家怎么会走到破产的地步,她也不会在国外受那么多苦!
都是这个女人害的,她恨不得抽她的筋,扒她的皮,才能解了心中的恨!
喻晋文伸手将卓萱拉起来,挡在她面前,迎上母亲冷冽的目光,“妈,婚姻大事我自己能做主,您就别费心了。何照,送夫人回去。”
何特助站在一旁,努力降低着自己的存在感,硬着头皮上前请喻凤娇离开。
“我儿子翅膀硬了,都开始赶他母亲走了,真是好得很。”
喻凤娇拍了拍掌,冷笑一声,“儿子,当年你爸背叛我,害我残了一双腿。你要是敢娶她,你大婚的那天,当妈的就送你一份大礼,不信你试试。”
喻晋文看着母亲决绝离去的背影,双拳在身侧缓缓收紧,指骨作响,猛地往墙上一砸,震得墙皮颤动。
卓萱吓了一跳,“晋哥……”
***
收拾了一通南雅,南颂就回房间卸了妆,洗了澡。
可躺在床上,却无半分睡意,脑子里翻来覆去全是关于卓萱的资料。
其实她一早就知道卓萱是谁,也知道卓家和喻家之间的恩怨纠葛,却怎么也想不明白,喻晋文为什么非要娶她不可?
换做是她,如果有人胆敢抢走她的父亲,害她母亲残了双腿,那么她弄死那个女人的心都有,恨不得杀她全家,怎么可能跟那人的家人交好?
喻晋文看着挺理智的,不像是恋爱脑啊,难不成他也双标,只对自己喜欢的女人这样?
南颂翻来覆去,越想越心烦,最后实在睡不着,干脆爬了起来,拨出一个号码去,“不是说要给我接风洗尘吗,就今晚吧,我想喝酒。”
夜幕如墨,水云间却是灯火如昼。
这是南城最大的豪华会所,设置VIP会员,直接靠刷脸入内,门口保镖的双眼如同二维码,脸不熟的直接拒绝,半句不叨叨。
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站在门口,漠着一张脸,见了熟人也爱答不理,直到看到一辆红色保时捷驶入视线,才露出一丝喜色。
他小碎步地迎上去开车门,“还以为你不来了呢,我都等你半个小时了。”
“在里面等就是,出来做什么。”
南颂脱掉鞋子,蹬上一双金色高跟鞋,从车上下来,一身吊带小红裙,清凉又野性,门口的保镖都看傻了眼。
七少也是又换新欢了?这位小姐够靓啊。
白鹿予看着南颂的装束,满意地点了点头,“这样多好看,不比你整天穿得像个老修女似的强多了。”
“不会说话你就闭嘴。”
南颂没好气地瞪小哥一眼,随着他畅通无阻地走进去,白七要带她去包厢,她摇摇头,在吧台处坐下,“去包厢多没劲,在这还能看看帅哥。”
她点了点吧台,要了一杯伏特加,白水一般面不改色地喝下,白七道:“你酒量不好,少喝点。”
包厢有客人闹事,经理赶过来请白鹿予。
“我过去瞧瞧,你在这里坐着等我,不要乱跑。”
南颂挥挥手,示意他快去。
她很久没有来这种灯红酒绿的地方了,也很久没有喝酒了,一杯一杯地喝着,酒精上脑渐渐迷醉,前来搭讪的帅哥也越来越多。
“美女,一个人?哥哥请你喝杯酒啊。”
南颂脸颊染上两团驼红,看着男人,伸出食指轻轻晃了晃,“不行。你太丑,伤到我的眼睛了。”
“小丫头欠扁——”被说丑的那人恼羞成怒就要动手,却被人握住了手腕,一个高挑的男人走过来,“打女人算什么本事?要不咱俩练练?”
那人被扭伤了手腕,自知打不过,敢怒不敢言地走了。
高挑男看着南颂,颇为周正的脸上唇角微微一勾,一双风流的桃花眼上挑,“美丽的小姐,光喝酒有什么意思,请你跳个舞,愿意赏脸吗?”
南颂抬起水汪汪的杏眸,端详着这个品相不错的男人,憨憨一笑,“你长得帅,你说了算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