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章
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
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,要看书在线收听!
但有一点他没想明白,南颂也没解释清楚,那就是——
她究竟为什么会嫁给她?
其实不用喻晋文证明什么,这些年南颂在喻家的表现喻家上上下下都看在眼里,照顾老公、伺候婆婆、孝顺老人,说她是二十四孝好媳妇也不为过。
喻老爷子和老太太并没有因为她是南家的女儿而对她有所嫌弃。
把南颂唤到跟前,老爷子道:“小颂啊,你别太在意你舅舅的态度,他是因为当年输给了你爹心里不痛快,并不是冲你去的。喻南两家的事情早就过去了,商业竞争很正常的事,别放在心上,啊。”
老太太握着南颂的手,慈眉善目道:“我们小颂是什么样的人我们最清楚了,这些年你带给我们多少欢乐啊,既然回来了就别走了,留下来吧,咱们还是和和美美的一家人。阿晋,你说是不是?”
二老极力挽留,字里行间都是在撮合南颂和喻晋文,喻梵音和喻泽宇也在一旁帮腔,拼命给喻晋文挤眉弄眼。
喻凤娇则更直接,直接推了儿子一把,将喻晋文推到了南颂跟前。
喻晋文被母亲这大力一推,猝不及防往前跌了几步,差点倒在南颂身上,像个不倒翁一样堪堪稳住了身子。
南颂只是好笑地看着他,袖手旁观,丝毫没有要伸手扶他的意思。
被众人各种起哄,喻晋文脸上有些狼狈和难堪,想要发火,可不知怎的,在南颂戏谑眼神的注视下,他的满腔怒火却是怎么也发不出来,哑炮似的。
为什么这个女人此时此刻看着他的眼神,就像在看一个小动物?
眼下这种场面南颂并非第一次见,在过去的三年里,全家人也是这样极力撮合她和喻晋文,可爱情不是人为强行撮合就能成就的事情。
强扭的瓜并不甜,她也尝够了爱情的苦。
“外公外婆,妈,我和阿晋已经离婚了。离婚流程今天应该就可以彻底走完了,以后就各过各的日子了。”
南颂微笑,“我今天回来,就是跟大家道个别,也谢谢这三年来你们对我的照顾。以后再见面就得改口了。如果想我了,欢迎你们到南城来玩,玫瑰花的花期到了,开得正艳呢。”
喻晋文站在雨里,静静地看着同大家挥手道别的南颂,道:“我送送她。”
他撑起一把大伞,和南颂并肩走出老宅,一路上无话。
她身上那独有的玫瑰香味在这雨中似乎显得愈发浓烈,萦绕在他的鼻间,让他莫名想起她送给他的那枚玫瑰印章,还有喻公馆院中尚未绽放的玫瑰花。
前来接南颂的车已经停在了喻家老宅门口,足足三辆,首尾相连。
总助顾衡带着两男两女一共五个助理撑着伞在车边等着,南颂一出来,顾衡就迎了上去,另外一个助理上前拉开车门,恭敬地侯在一侧。
“谢谢。再见。”南颂礼貌道谢,潇洒地挥挥手就同喻晋文道别。
她要迈上车之际,喻晋文鬼使神差地扬声问出一句,“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?”
南颂停下脚步,回眸。
喻晋文喉咙一梗,“你……当初为什么会嫁给我?”
“不是你选了我吗?”南颂淡淡回他。
喻晋文一怔,蓦地想起来,当年是他、亲自在一群医护人员中指着南颂,“就她吧。”
是他亲自挑选了她,也是他亲自……抛弃了她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