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9章
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
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,要看书在线收听!
南琳正琢磨着顾衡的那句“下有十岁的熊孩子等着养活”,甫一听到“和好”二字,不由睁了睁眸。
和好?
难道说,车里坐着的那个人,是大姐的前男友?
南颂秀眉微拧,“咋呼什么。”
顾衡忙收敛了几分,两手交叠放在身前,“不好意思,太激动了。”
南琳一看情况不妙,忙上前一步道:“姐姐,我不打扰你工作了,让顾师兄把我送到南氏珠宝吧,我也好提前适应一下。”
“嗯。”南颂淡淡道:“有不懂的你就问他,到了那边谦虚点,少说话,多做事。”
南琳乖乖点头,“我知道了姐。”
然后小手拉一拉顾衡的衣袖,顾衡回头看她紧张的模样,暗自好笑:不愧是自家师妹,还知道护着他。
……
喻晋文下榻在傅彧在水云间长期租住的套房。
不知道是不是在车里待了一宿没睡好,脑袋里嗡嗡作响,像舞厅一样热闹。
南颂的话,不停地回荡在耳边,包括她说话时的神情,以及眼睛的底色,所有的一切都令他难以忘怀。
她说,她已经不再爱他了。
喻晋文唇角浮起一丝苦笑,任谁,被他冷待了三年,再炽热的爱,也会心灰意冷的吧。
更何况是骄傲自重的南大小姐。
可想而知,当他跟她提出离婚的时候,她站在他面前眼含泪光地问他“可不可以不要离”,那个时候,她是赌上了自己全部的自尊心吧。
只可惜,那个时候的自己,就像是被猪油蒙了心,眼睛里只有卓萱,看不到别的女人。
明知自己残忍,却还是决定长痛不如短痛,残忍地斩断了他们之间的婚姻。
可现在,他想反悔了。
而那个一直默默守候在他身后,真心对他的女人,已不再愿意为他驻足停留。
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,又能怪得了谁?
***
下午时分,4点整,喻晋文再次光临南氏集团。
有了黄依依被开除的前车之鉴,前台小姐姐们这次严格奉行着职业操守,不再为喻晋文一张英俊的脸庞开任何后门。
美色固然重要,但比起美色,更重要的是她们的工作,不能丢啊!
不待喻晋文和何照开口,前台小姐们就摆出一张严肃的面容,“对不起这位先生,没有预约的话您是不能上去的,这不符合我们公司规定。”
何照上前攀谈,客客气气地说这次他们是有预约的,但前台小姐姐们就像是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似的,一个个严阵以待,就是不肯放他们上去。
眼看着就要吃第三次闭门羹,喻晋文闷了口浊气,正准备给南颂拨电话,总裁办的直梯突然开了,顾衡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他径直朝喻晋文走过来,客气不失礼貌道:“喻总,让您久等了。南总在办公室等着您,请跟我来。”
然后在前台小姐姐们震惊错愕的目光下,喻晋文跟着顾衡上了直梯。
何照昂首挺胸,总算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了。
南颂对待前夫,和对待生意合作伙伴完全不一样。
电梯直达十七层,当喻晋文随着顾衡走出来的时候,总裁办的职员们纷纷站起身,恭敬礼貌地跟他打招呼,“喻总好。”
这样的礼遇喻晋文不是没有见过,甚至见怪不怪,可在南颂这里能够受到这般礼遇,实在是不容易。
喻晋文自嘲地笑了下,真是受宠若惊呢。
顾衡一马当先地走在前面,敲了敲门,“南总,喻总来了。”
南颂还在电脑前办公,闻言抬了抬头,就见一身墨色西装,长身玉立的男人迈步走了进来,规整的领带,浑身上下透着一丝不苟的庄重和严谨。
这应该还是她第一次在正式场合与他碰面,感觉挺新鲜,对于喻晋文而言,又何尝不是呢?
“喻总,请坐。”她一推椅子站起身,淡淡摆手。
南颂依旧是今天早上见他时穿的那身橘红色套装,并没有为了他再刻意打扮,但整个人的气场与今晨又有些不同了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