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6章
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
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,要看书在线收听!
她看着一起出现的白鹿予和喻晋文,秀眉微蹙,“你们怎么凑到一起的?”
白鹿予吐出一口烟雾,润了润唇,道:“我和老喻正吃着饭呢,就听说你这边出了乱子,就赶紧奔过来瞧瞧……”
紧接着他又挫着牙花子骂:“那李隆升,还有那个大老王,脑子被猫屎糊死了吧,居然敢跑到我白家的场子来撒野,胆子长毛了嘿!”
他喋喋不休地骂着,却被南颂无情地打断,“你别转移话题。先跟我说说,你们俩凑在一起吃饭,是什么情况?”
白鹿予没糊弄过去,差点被烟呛了一嗓子,轻咳了两声,看了喻晋文一眼,两个人露出心照不宣的眼神。
南颂冷眼看着他们眉来眼去,这俩人到底在搞什么猫腻?
“咱别在这聊了,换个地儿吃点东西,给你们压压惊。”
白鹿予伸手揽过南颂的脖颈,撒娇道:“小哥我刚才饭才吃了一半听说你有危险立马撂下筷子杀过来了,怎么样,有没有很感动?”
南颂不受他蛊惑,依旧板着脸问,“你为什么会和喻晋文一起吃饭?”
“……你是复读机啊。”白七少在线抓狂。
贺深和舒樱没跟他们一起去吃饭,而是直接前往了医院看望司铎。
他们和司铎交情都不错,他出了这么大的事没有坐视不理的态度,除了担心司铎的身体,更让他们担心的是司铎的心理。
走的时候贺深还肃着脸对白鹿予吩咐,让他一定把酒店的监控看好,人也得看好,在情况未明之前,千万别让风言风语流出去。
南颂则是将拍到的大老王的照片发给了贺深,“三哥,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,尽管开口。”
贺深点头,“这事我会看着处理的,你别管了。”
白鹿予道:“给司铎做个全面检查,医药费什么的我包了。”
“在你的场子出的乱子,你当然得包。”贺深瞪了白鹿予一眼,气不过,干脆拽他一起去医院,“当老板要有当老板的担当,你必须得全程负责。”
白鹿予没想到充大头充的把自己拉下了水,冤枉得很。
“三哥,这酒店是白家的没错,可老板是白老大,跟我没关系啊,该负责的是他不是我……哎呦,你别踢我啊,我去我去还不成?”
南颂和喻晋文看着白鹿予的倒霉模样,都不禁莞尔。
“你笑什么笑?”南颂斜了喻晋文一眼。
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。
喻晋文笑容秒收,看着南颂满脸麻子的模样,又忍不住翘起嘴角。
“有病。”
南颂无语地翻了个白眼,就往外走。
喻晋文跟在她身后,“你脸上的斑点,是你自己点的?”
“关你屁事。”南颂奉送给他一句,又不耐烦道:“你能别跟着我吗?”
喻晋文像是没听见一样,“想吃什么,我请你。”
用得着你请?
南颂一句怼人的话没等说出口,突然停下脚步,眯眼看着喻晋文,还是忍不住地问,“你到底给了我小哥什么糖衣炮弹?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