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7章
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
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,要看书在线收听!
南颂对喻晋文很了解,对白鹿予更了解。
她小哥是无利不起早,没有用的朋友从来不交,今天对喻晋文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,肯定是喻晋文给了他一定的好处。
而喻晋文,他是一个目的性很强的人,只要下定决心做一件事,哪怕不择手段也要做成。
眼下他对追她这件事情热衷得很,在她这里碰了一鼻子灰,就肯定会想别的办法。
很显然,白七那傻大个已经成了他的座上宾,搞不好已经入了敌营,和他沆瀣一气,狼狈为奸了。
喻晋文深深地看着南颂。
他觉得南颂就像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一样,他在她面前仿佛是个透明人,不管他在做什么、想什么,她都能够洞察,一针见血地点出来。
一点面子也不给他留。
他的声音波澜不惊,淡淡道:“放心吧,他既是你的小哥,我自然不会害他。”
这人所答非所问,可在南颂听来,却好似被雷击中一般。
她拧眉看着他,“你又查我了?”
如果是别人,可能跟不上南颂的脑回路,可在喻晋文看来,她就像是有读心术的特异功能,总能完美地击中他的心房。
他供认不讳,“是。”
南颂的眉头深深地皱成一团。
她并非会洞察人心,只是她曾爱了这个男人十年,又和他在一起生活了三年,太过了解他。
就像她说的,喻晋文是一个想做什么事就一定要做成的人,从来没有半途而废这一说。
他之前试图调查她的档案,结果被她反攻击了回去,但这不代表他会就此放弃。
先前喻晋文对白鹿予的存在这么介意,今天却能和他一起吃饭,而且大概率是他主动请白鹿予吃的,那就说明他已经弄清了她和白鹿予的关系。
难道……他真的重操旧业,破解了她加了密的档案?
南颂浮想联翩地推论着,只觉得一股浊气从胸腔蔓延上来,化作冷冰冰的一问,“你都查到了什么?”
“不算太多。”喻晋文轻声回她,“我知道你有五个哥哥,都是同母异父,白鹿予是你最小的一个哥哥。”
南颂的瞳孔黑了黑。
喻晋文又道:“权夜骞是你的二哥,至于贺深,应该是你的三哥。迄今为止我只见到了这三个,还有你的大哥和四哥,我还没有见过。”
南颂的脸彻底黑了。
这一刻,她觉得她在喻晋文面前成了那个半透明的,那份档案上记载了她所有的生平和身世,她不知道喻晋文究竟破解了多少。
可他连她有五个同母异父的哥哥这种事都知道了,可见他已经攻破了第三层防御系统。
这才多长时间啊……这厮莫不是请了外援吧?
她眯了眯眸,过了好长时间,才从牙缝中挤出一句,“你找了傅彧帮你?”
“嗯。”喻晋文并不隐瞒,毫不犹豫地“出卖”兄弟,“我只攻破了两层,第三层是傅彧帮我一起攻破的。”
南颂心中冷哼一声,她就知道这里面少不了傅彧的事。
“那小子宝刀未老啊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