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8章
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
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,要看书在线收听!
南颂偏头看着南雅,“我发现你真的蛮有做搞笑艺人的潜质的,哪天你被秦江源扫地出门混不下去了,记得来找我,我送你出道演小品去。”
“……”南雅再笨,也听得出这不是好话,“你是在侮辱我吗?”
“非也。”南颂就今天这句不是,“我这是在往你脸上贴金,你以为做搞笑艺人很容易吗?不比你嫁入豪门轻松的。”
南雅总觉得南颂是在侮辱她,“你别跟我嬉皮笑脸的,我说认真的,你再敢欺负我,我就让我老公收拾你!”
“秦江源,你回去问问他,他有这个胆子吗?”
南颂面无表情,“就算你喂他吃了熊心豹子胆,他又有这个本事吗?再者说了,他听你的吗?”
“我……”南雅还待再闹,南颂不耐烦了,眯了眯眼睛,“你再闹下去,婚礼都不一定能办成。你觉得,秦江源如果知道你爹已经不是南董事长了,他会继续娶你,还是会取消婚礼?”
一句话,立时让婚姻本就不牢靠的南雅白了脸。
像气球被扎漏了气,不敢再闹了。
——
南颂生日会前一天,喻晋文特意抽空去了一趟临城。
他还是不死心,想在去南城之前,到临城那位收藏家那里看看玉心大师的作品。
如果顺利,到南城或许还能和南颂洽谈一下与玉心大师的合作。
那位收藏家住的很偏,而且换了好几个住处,喻晋文兜兜转转了好久才终于找到,一见面借喻老爷子的关系寒暄了几句,就立马切入正题,表明了来意。
收藏家得知他的来意,笑道:“看看可以,买不行。实不相瞒,最近找到我,想买玉心大师作品的人很多啊,出高价的也有,但我实在是不舍得,只想留着好好珍藏,最好能够一代一代传下去。”
喻晋文表示理解,既然买不了,看看也是不虚此行。
收藏家让他稍等片刻,就去了书房。
不一会儿,他小心翼翼地捧着个托盘出来,托盘上放着两样东西,上面还盖着布,可见他对这两件作品多么看重了。
如此紧张又隆重的气氛,将喻晋文和何照的心也勾了起来,拭目以待。
收藏家一一掀开了布帘,托盘很大,但事实上两件作品都非常小。
左边那件作品,是用白玉雕的一件作品,叫做《木兰》,雕的人物就是赫赫有名的女将军花木兰。
雕木兰的人很多,这幅作品的巧妙之处,是它共有两面,一面是木兰闺阁时的模样,一面是木兰从军时的模样,闺阁时的天真烂漫,与从军打仗时的英姿飒爽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却又是完整的一个人物形象。
画工和雕工均是栩栩如生,喻晋文光是看着,就觉得一首脍炙人口的木兰诗已经在脑海中浮现出来了。
他盯着玉上灵巧的小人儿,目不转睛。
“怎么样?”收藏家觑着喻晋文的神色,笑道:“是不是被玉心大师的高超技艺震撼到了?”
“是。”喻晋文认可地点头,“不知道为什么,画上的木兰,模样特别熟悉,很像我认识的一个姑娘。”
“哦,是吗?”收藏家打趣道:“该不会是你的心上人吧?”
喻晋文微怔,笑了笑没有说话。
他心里幽幽叹息:他怕是魔怔了,看谁都觉得像南颂。
拿起那枚玉雕,底部竟还有两行小字,是一句古诗词:“山有木兮木有枝,心悦君兮君不知。”
字体很特别,刻的是魏碑。
喻晋文指尖摩挲着那两行小字,只觉得甚是熟悉,突然间,脑中一根弦迅速地绷了一下,他在身上摸了摸,将随身携带的玫瑰印章拿了出来。
玉雕和印章放在一起,字体一模一样,绝对出自一人之手!
喻晋文瞳孔地震:果真是她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