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5章
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
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,要看书在线收听!
傅彧像被猫咬似的将自己的爪子缩了回去,嘿嘿一笑。
“你别想蒙我,人家说的明明是‘美女,可以帮我一个忙,做我的翻译吗’?”
而后对上南颂斜过来的眼神,他臭屁道:“不好意思,意大利语,我刚刚好会那么一点点。”
话音刚落,南颂就重重拍了他的肩膀一下,扭头对品酒师叽里呱啦说了几句,众人没听明白,喻晋文和季云则是不约而同勾了勾嘴角。
前者是因为听懂了,后者是因为……比较了解自己的妹妹。
她肯定是向品酒师推荐了傅彧。
——既然你也懂意大利语,那就你去呗。
傅彧脸一垮,“不是吧你?”
品酒师则将目光落在了傅彧身上,并朝他发出一个友好邀请的姿势,“那就麻烦这位先生了。”
傅彧:“……”
他只是想在南颂面前卖弄一下,没想到反而把自己坑了。
傅彧仍不死心,凑近南颂,贱贱地笑道:“这种出风头的高光时刻,我怎么好抢了你的风头呢?”
南颂不跟他废话,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背上,言简意赅一个字,“去!”
“好嘞。”
傅彧的骨头都快被她拍碎了,秒怂。
进到吧台里面,傅彧就不再忸怩,大大方方地感谢南颂把这个“出风头”的机会让给了他,还秀了一下标准流畅的意大利语,引来了阵阵掌声。
季云不由失笑,对南颂道:“傅家这小爷,挺有意思啊。”
南颂轻哂,“他前世估计是只孔雀,到处开屏。”
季云乐得不行,多笋呐。
傅彧这一走,南颂旁边的位子就让了出来,喻晋文近水楼台先得月,没有一丝犹豫地在她旁边落了座,还象征性地问了一句,“这里没人吧?”
没等南颂张口,他又附了一句,“谢谢。”
“……”
那你问个屁问!
南颂懒得搭理他,多跟他讲一句话都是给他脸了。
季云看热闹不嫌事大一般,在她耳边悠悠道:“旧爱、新欢,我们家小六魅力不小啊。”
南颂不客气地给了他一肘子,这哥也跟着添乱!
有了傅彧这么一个帅哥翻译,这边的生意好了不少,原本空荡荡的区域呼啦啦来了不少人,还都是女人,可见傅小爷的女人缘有多好。
南颂真心觉得,小哥的水云间可以请傅彧去坐~台,保证是头牌。
正对面的位置,突然坐上了三个人,令南颂秀眉轻蹙。
除了卓萱,还有一对男女,男的五十多岁,女的四十多岁,坐下来的一瞬间,目光都朝她看了过来,视线登时撞在一起。
男的,非常眼熟,即便和喻晋文结婚后她只见过他一次,也瞬间认了出来。
正是她的前公公,喻晋文的亲爹,沈流书。
那么,坐在他身旁的那个,和卓萱的气质十分相似的,大概就是他的红颜知己,卓月了。
他们怎么会来白城,也来参加了酒会?
念头在大脑中电光火石般地闪过,沈流书隔空朝她点了点头,轻轻一笑。
虽然是前公公,但南颂和她的前婆婆喻凤娇女士情同母女,跟沈流书却没什么交情,非但没交情,还因为他的风流韵事,对他并没有什么好感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