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5章
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
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,要看书在线收听!
南颂从病房走出去,就见喻晋文坐在靠墙的长椅上,手里捏着一支细烟,但没点。
他坐在那里,神色僵硬,整个人近似石化。
方才病房的门没有关,想来她和林鹿的对话都被听了去,而她说的那四个字,喻晋文也听得清清楚楚。
两个人四目相对,只是一瞬,南颂便收回了目光,径直往前走去。
喻晋文捏着烟的手,微微有些发抖,只觉得喉咙干涩。
咎由自取。
他闭上眼,骂了自己一句。
……
南颂走到沈岩的病房门口,隔着老远,就听见傅彧在里面对沈岩破口大骂。
“你说说你,干的这叫什么事?你是脑子被门夹了,还是被驴踢了?还是医院楼下那臭水池子里的水灌进你脑子里了?
你是嫌身上的伤还不够重是吧,还要自残一波!你要是不想活了,跟兄弟说一声,我直接拿刀给你抹脖子,保证让你死得痛痛快快!”
南颂唇角微扬,傅彧没说过几句人话,今天这几句,还挺对她的脾气。
骂了半天,傅彧口干舌燥,嗓音也渐渐低下来。
“我说老沈,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,林鹿这么好的女孩,你还不好好珍惜。”
傅彧掐着腰,一脸的无语,“我真就不懂了,好女孩怎么都喜欢你们这种冷到骨子里的男人,你们这些破石头到底有什么值得喜欢的?”
他越说越气,“小爷我,这么一个大好男儿,长得天庭饱满,玉树临风,啊?帅得惊天地、泣鬼神,她们怎么就看得上你们,看不上我呢?真是瞎了狗眼了。”
南颂额角抽了抽,刚夸他一句,立马又原形毕露了。
“咳。”她轻咳一声,踏进门去。
傅彧回头一瞧是南颂,吓得一激灵,立马将椅子抱起来护住自己,“我没骂你,你别打我!”
沈岩:“……”
敢不敢再怂一点???
“Grace医生,小鹿怎么样了,伤得重不重?”沈岩从腰部往下还是没有什么知觉,只艰难地抬了抬身子,满脸焦急地问。
南颂懒得搭理傅彧,冰冷的视线朝沈岩看过去,“现在知道紧张了,早干什么去了?”
沈岩垂下头,一脸愧疚外加悔恨。
“是我不好,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。她伤得……是不是很重?”
“不轻。”
南颂没有一丝安慰他的心情,“身上大大小小二十多处伤口,小腿上一处差点伤到动脉,后背上的伤更重,只差一点,就要先你一步,去地下见阎王爷了。”
她说完,沈岩的脸色剧变,身子一倾就要往下倒,被傅彧眼疾手快地扶住,“我说大哥,你这一身的伤还没好呢,能不能消停点?”
“我……”沈岩抓着傅彧的胳膊,“我想去看看她。”
傅彧对上沈岩恳求的目光,一时间也有些不落忍,朝南颂看过去,却对上一张冰冷到不近人情的面孔。
南颂声音里没有一丝情绪。
“你不是不喜欢林鹿,要跟她分手吗?现在又做出这副担心的模样给谁看?让我们看看你有多深情,还是为了向我们证明,你不是个薄情寡义的人?”
她的话音近乎刻薄,傅彧听着都冒冷汗,不停给南颂使眼色,忍不住道:“他还是个病人,你说话轻点……”
“病人怎么了?就因为你生了病,所以身边的人都活该迁就你,被你骂,被你赶,还要为你受伤?这是谁家的道理?”
南颂语气没有一丝转圜,什么重说什么,“沈岩我告诉你,你如果真的不想和林鹿继续处下去,那就跟她断得干净点,别一时冷酷无情,一时关心不已,你属变色龙的,一阵一变?女孩子心思很敏感的,尤其是一个把心都栓在你身上的女人,你的一颦一笑,喜怒哀乐,都牵动着她的情绪。你可以不爱她,但是你不能伤害她,知道吗?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